荷兰体操界丑闻——三分之二的运动员遭受过虐待 整改势不容缓

0
848

就在东奥前夕,一份荷兰社会期待已久的报告终于出炉。这份针对荷兰体操联合会KNGU的调查表明,荷兰许多体操运动员长期受到不规范行为对待,而荷兰体操联合会KNGU长期忽视甚至默许不规范行为的发生。

参加调查的荷兰体操运动员中有三分之二表示,他们遭受的待遇违反了道德和社会界限。问题的范围从“不断的侮辱,批评,被愚弄,恐吓,孤立和威胁”到强迫体操运动员受伤练习并煽动他们多度减轻体重。大约85%的前职业体操运动员报告遭受过虐待行为,而业余体操运动员则为35%。但是,研究人员说,这些结果只是说明性的,而不具有代表性。因为受访者人数很少, 只有21%的成年体操运动员和17%的未成年运动员填写了调查表。报告认为这样的事情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很多运动员也遭遇了同样的情况,只是他们出于种种考虑没有站出来说明。

研究人员说,荷兰体操联合会KNGU必须向这些运动员道歉,尤其是他们遭受了虐待,其中甚至涉及性虐待和两次强奸。

研究人员说,体操教练们的一些严厉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为文化传统,因为荷兰的体操训练采用的是东欧的训练体系,那里的训练文化非常严苛。“没有考虑体操运动员的个人健康,这种行为已常态化。” 研究人员说,他们建议应该在俱乐部,教练,年轻的体操运动员及其父母之间公开讨论这个话题,把体操运动员的福利而不是他们的表现放在中心位置。

报告称,尽管荷兰体操联合会KNGU过去曾调查过虐待行为,但未能采取行动。部分原因是,恐吓和暴力行为仅在2020年被纳入法规之内,并且许多教练并没有与KNGU签订合同,因此看上去这些都是教练的个人行为而和荷兰体操联合会无关。研究人员说,这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荷兰的体操俱乐部必须经过KNGU的批准和审查。KNGU主席莫妮克·肯普夫(Monique Kempf)在回应中表示,尽管痛苦,但KNGU很乐于看到社会公众讨论体操联合会的不足”。她表示将邀请前体操运动员讨论他们的具体需求,并将从调查结果中吸取教训。

去年荷兰媒体就广泛报道过体操运动员遭受虐待的事件。荷兰前体操运动员乔伊·古德库普(Joy Goedkoop)公开表示,她在7岁到12岁之间遭到教练文森特·韦弗斯(Vincent Wevers)虐待。NHD曾经发表了一份关于体操世界中身体和精神虐待的重要报告,一些运动员教练被拖到地板上,教练冲她们大喊大叫,被迫用流血的双手爬上绳索等等。

本文由中荷商报整理编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