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14天究竟够不够?多地出现隔离期满后确诊病例

隔离14天究竟够不够?多地出现隔离期满后确诊病例

4月16日,在连续22天无本地新增病例报告后,北京再次出现境外关联性病例。

据北京市卫健委通报,15日北京新增报告境外输入新冠肺炎关联确诊病例3例,为14日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的家庭密切接触者,分别为首发病例的母亲、弟弟和外公。目前患者已在定点医院进行治疗。

这是自3月23日,北京首次出现境外输入关联病例(海淀区)后,朝阳区再次新增报告境外输入二代病例(即我国密切接触者被传染发病),涉及的小区是劲松街道首城国际。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首发病例于3月24日从美国回京后集中隔离观察,分别于3月24日、25日和4月6日,进行了三次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均呈阴性。经小汤山医院排查后隔离14天,4月8日隔离观察期满回家生活。但4月13日该患者发热就诊,并于4月14日被诊断为确诊病例。

4月17日晚,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第五十五次会议暨首都严格进京管理联防联控协调机制第二十二次会议,通报了上述病例情况。会议强调,各区要引以为戒、举一反三,精准抓好内防反弹工作。对新增本土确诊病例要加强流行病学调查,及时发现其中暴露出的防控问题,加固薄弱环节、补上短板漏洞。对密接者严格执行集中医学观察,对正处于居家和集中医学观察的人员进行全面检查。同时,进一步提高核酸检测能力,扩大核酸检测范围,对重点人群实行应检尽检,对其他人群实行愿检尽检。

隔离期满后确诊,追踪到62名密切接触者

据介绍,4月14日,北京新增报告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具体情况如下:

该患者为中国在美国迈阿密留学生,自述有鼻炎及痛风病史,长期有轻微咳嗽、鼻炎症状。

3月22日由美国迈阿密出发经旧金山、香港转机,于24日乘国航CA112航班抵京。经海关检疫时,因健康申报卡填写了咳嗽、鼻炎等症状,遂被转运至定点医院排查。定点医院两次采集患者标本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均呈阴性。

3月28日,患者被转运至入境人员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进行隔离观察。3月30日患者被判定为同航班某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遂被转运至密切接触者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进行隔离观察。隔离期间患者体温正常,除脚部风湿痛外无其他不适。

4月6日,集中隔离点采集患者咽拭子标本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呈阴性。

4月8日患者按规定解除隔离,由居住地街道派专用转运车辆由集中隔离点送回居住地。患者解除隔离后与父母、弟弟、外公及1位保姆共同生活,独自居住在一个房间内,单独用餐,未外出。

4月10日,患者出现发热、咳痰、咽痛、厌食等症状,4月11日、12日服用感冒药及抗菌素,症状未缓解。

4月13日,患者症状加重,由父亲开车送至医疗机构发热门诊就诊,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结合境外旅居留学史、肺部影像、血液检查等诊断依据,4月14日,患者被诊断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当日由120急救车转至定点医院治疗。已对该病例密切接触者采取相应措施。

截至目前,经扩大搜索,初步判定有62名密切接触者,正在采取相关医学隔离观察措施。

防控新挑战:潜伏期长,核酸检测阳性和发病时间均较晚

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表示,这个病例提示我们,由于新冠病毒是新发现的病毒,仍有许多未知因素需要我们不断地探索和认识。个别感染者长期伴有其它症状,可能会掩盖新冠肺炎类似症状,极个别感染者潜伏期长、核酸检测阳性与发病时间出现均较晚、早期症状不典型等问题为防控工作带来新挑战。

庞星火提示,当前,北京疫情虽然处于低发态势,但境外输入仍带来零散病例,存在较大隐患和风险。市民朋友在日常活动中仍应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戴好口罩,注意个人防护,注意手卫生,坚持将各项防控举措融入日常生活。

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政府新闻办主任、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徐和建表示,当前全球疫情加速蔓延,我们面临的境外疫情输入风险依然存在,首都疫情防控形势具有相当的复杂性。“越是在重要关键时刻,越容易有我们大家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这提示我们越是面临风险挑战的关键时刻,越要咬紧牙关,坚持到底不放松。”

4月16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指出,中国正面临境外输入病例引发本土传播的挑战。“中国的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已没有更多人感染。目前增加的病例大部分是境外输入。我们要特别关注无症状感染者 。”

钟南山说,无症状感染者的潜伏期大部分是3到7天,最高的潜伏期可能是14天。潜伏期中,患者可能不出现症状,或者非常轻症。数据显示,大概50%的患者并不是出现发烧,乏力、咳嗽反而是可能出现的首要症状。对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以及从疫情暴发地区回来的,应该更加关注和防护,防止疫情更进一步传播。

14天的隔离期到底够不够?

从通报可见,在全国各地不乏解除隔离后确诊的病例。

早在2月23日,广州市荔湾区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指挥部发布情况说明,荔湾区华林街发生一起武汉赴广州人员家庭聚集性新冠肺炎病例。根据说明,这一家人1月24日开始居家医学观察,2月7日观察期满,2月20日起其中一人因发热就诊,2月21日起,一家6口中4人先后被确诊,143人因此被集中隔离管理。

从2月7日观察期满,到2月20日一人发热,中间间隔了13天。

据吉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4月12日通报,吉林市4月11日新增一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该病例从泰国入境后,集中隔离14天,核酸检测均为阴性。

该病例3月31日上午解除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并建议其返回家中后实施居家自我隔离医学观察7天。当日该病例出现持续流涕等症状,自行服药。4月6日因有上呼吸道症状到吉林市人民医院就诊,当时患者无发热,且未向医生告知旅居史,根据临床表现和血常规结果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回家途中曾到附近药店买药、超市购物及饭店点餐。4月8日因发热到医院就诊,医生根据临床症状及流行病学史将其收入发热门诊留观治疗,并采样进行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4月10日再次采样进行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肺部CT检查有影像学改变,将其转运至吉林市传染病医院隔离治疗。4月11日,经省、市级专家组会诊,诊断为确诊病例(重型)。截至通报当日,追踪到该病例的密切接触者13人,均在指定地点进行隔离医学观察。

也就是说,该病例3月31日解除隔离,当日流涕,4月8日方有发热现象,4月11日确诊。

那么,14天的隔离期真的够吗?

“一般来说,新冠病毒的潜伏期在两周以内,大多数是1~7天(或3~7天),极个别会超过14天。”中日医院感染疾病科副主任医师徐蒙解释,防控新冠病毒,如果经过严格14天的隔离观察没有发烧的话,基本上就能排除九成以上,甚至99.9%的病例了,也就是说14天的隔离观察期基本是够的。

对此,钟南山曾于2月11日回应称,在1099例样本中仅1例为24天后确诊,以这仅有的1例患者潜伏的时间作为疾病最长潜伏期是不够科学的。

Source: (贾璇), 中国经济周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